孝感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明星 > 正文内容

九龙神鼎最新章节_ 第1844章 大婚之日(一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孝感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皇兄,也让我听听嘛,我不会告密的喔。”如尘公主眨着眼睛,撒娇道。

    苏羽淡淡一笑:“你想听可以啊,或许我和她会讨论到颠倒凤鸾、巫山云雨的事,你还想听吗?”

    “啊!”如尘公主尖叫一声,又羞又气,跺了跺脚:“你真坏!还在看我笑话!”

    当日仁和殿上,如尘公主一脸懵懂的嘀咕这八字的含义。

    回到后立刻被无痕皇者耳提面命的教育,并告诉她那是什么意思。

    她才知道自己在仁和殿闹了多么窘迫的笑话,偏偏自己还不知情。

    现今再听苏羽调侃,又羞红了脸,气得捶打他一下,跑也似的离开。

    片刻后,北望珠和北望亭前来拜访。

    “参见六皇子殿下。”北望珠和北望亭齐齐行礼。

    苏羽目不斜视,道:“找我有事吗?”

    北望亭行了一礼:“父王和爷爷奉皇命回封地,非常匆忙,我们兄妹二人代表北信一脉向六皇子殿下表示感谢。”

    说着,他取出一些礼物。

    “北信封地的一些特产,希望六皇子殿下会喜欢。”北望亭将手中礼物放下,徐徐说道。

    苏羽淡淡点头:“有心了,放下吧。”

    北望亭眼珠转了转:“在下还有事,就先告辞。”

    北望珠跟着起身,却被北望亭使眼色制止,让她留下。

    北望珠指了指自己鼻子,意思是,让我留下?

    点了点头,北望亭离开,顺便还关上房门,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屋中只剩下他们他们二人,北望珠浑身不自在,低头望着自己一双鞋尖,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真的想嫁给我?”苏羽望向她,问道。

    北望珠下意识胸一挺,头一摇:“当然不!”

    “嗯,我也有此意。”苏痫病怎么引起的羽颔了颔首:“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暂时失踪吧,如此一来,我不用娶你,你也不用嫁给我。”

    北望珠一听就蹙眉,这么不乐意娶她?

    她哪里差了?就算过去对北忘尘有畸形的感情,但也从未逾越任何伦理呀,凭什么瞧不起我?

    “说得轻巧,我失踪后,北信一脉怎么办?东方夏喜怒无常,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北望珠气愤道。

    苏羽漠然,她的反应在情理之中。

    沉默许久,苏羽道:“北望珠,不论你当初是作何感想,一定要昧着自己的心意选择嫁给我,但我给不了你未来,你做了一个不该做的选择。”

    他正视北望珠的眼睛,深深道:“未来不久,我要么意外陨落,要么人间蒸发,要么六皇子之名被除,总之不会有好下场,你做好心理准备。”

    他有预感,东方夏一定会处理他。

    北望珠选择与他成婚,或许是人生里最大的错误选择。

    “你什么意思?”对方语态真挚,北望珠没了怒气,疑惑的问起来。

    “到时候你自然会懂。”苏羽无法向她道明真相,轻轻叹道。

    北望珠有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非常不舒服,左想右想,有些明白苏羽的想法,冷道:“哼!不就是想玩失踪,逃婚去找你三个女伴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羽眉头微蹙,三个女伴?

    他来到大禹皇朝,结交的同龄女性朋友只有如尘公主而已。

    “你说的是谁?”苏羽问道。

    北望珠鼻孔一哼:“自己想。”

    说完拂袖而去。

    留下苏羽一脸疑惑。

    三个女伴……

    是夏静雨和笙歌吗?但第三个是谁?不像是说她们两啊。

    大婚一天天逼近,苏羽除了修炼功法,也着手调查一些昔日迷惑的事。

    傍晚时分,北忘尘来拜访。

    如今的他,已经奉西安中际癫痫医院在哪里旨成为皇城禁卫军大统领,掌控皇室安全,地位崇高,比之十大封王还要高出一头。

    可以说,北信一脉是因祸得福。

    “六皇子殿下,你要的消息给你找到了。”北忘尘至今仍然难以直面苏羽。

    他很难将这个看起来才巅峰霸主的苏羽,与那将其碾压得没有还手之力的强者联系在一起。

    苏羽从他手中接过一摞资料,点了点头:“多谢。”

    “哪里话,对比你救了整个北信一脉,区区一点小忙算什么?那六皇子殿下先忙,告辞。”北忘尘来去如风,离开时心情轻松许多。

    欠人恩情,多少还了一点。

    展开情报,苏羽详细看去,眉尖轻轻的挑了挑。

    他让北忘尘帮他调取悬赏阁的情报,就是想看一看,自己两度被人悬赏是什么缘故。

    第二次悬赏寻觅,是东方神泪。

    她误以为是苏羽杀了邪狼,所以寻觅苏羽报仇。

    但第一次悬赏,中途忽然断了,是悬赏之人主动撤销。

    盯着上面的信息,苏羽目露丝丝怪异之色。

    不出所料,两次的悬赏并非都是东方神泪。

    第一份悬赏发布时,苏羽还在饕餮牢笼里,没能逃出来呢。

    所以,第一次悬赏寻找他的人,绝对不是东方神泪,那时他都没有出现在太初界,无仇无怨,绝非是她。

    以前想当然的以为两次都是她,最近闲下来,仔细思索才察觉到另有隐情。

    而今一查,果然有问题。

    “是谁在找我?”苏羽暗暗惊讶,当时的他还在饕餮牢笼,太初界谁会认识他?

    可惜,早在很久之前悬赏之人就寻找无果,主动撤销发布悬赏之人。

    一丝疑惑徘徊在胸中,挥之不去。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关于六皇子和北望珠的婚约甚嚣尘上。

  &n吉林治疗癫痫去哪里治好bsp; 各大封地、城市、乡镇的官府都开始悬挂喜气装潢。

    皇城更是如此。

    得到禁卫军的通知,沿途一切商铺都要悬挂彩色绸带,放炮竹,悬挂红灯笼。

    整个皇城都为之忙碌起来,放眼望去,一片喜气洋洋的大红色。

    “李掌柜。”北望亭来到定制新郎服的裁缝铺:“新娘凤袍好了吗?”

    “呵呵,早就准备好了,小郡主大婚怎敢怠慢呢?”李掌柜取出一枚空间储物器交给北望亭。

    北望亭仔细检查,确定没有问题:“这是剩下的神石,你清点一下。”

    他将盛装神石的口袋放在柜台。

    “北望公子说笑了,您能来是小店蓬荜生辉,哪能不信你?”李掌柜看也没看,就将小口袋收起来。

    北望亭颔首,举步回临时落脚地。

    李掌柜陪着笑脸,一直目送他消失在视线内,笑容慢慢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诡笑。

    两日后,大婚之日终于来临。

    六皇子府邸。

    如尘公主和无痕皇者帮助苏羽穿上新郎服,本就英俊的他,平添几分神采。

    “大禹皇朝最英俊的新郎出炉啦。”如尘公主两眼闪烁着小星星:“我都想嫁给你了,怎么办?”

    苏羽情绪不高,淡淡道:“行啊,立即奏明国君,将你替换掉行了吧?”

    “呵呵,我可没你那胆量,敢叫板父皇。”如尘公主讪讪的笑道,不过凝望着眼前的新郎,内心中的确有些不是滋味。

    皇室中孤零零的长大,几个皇兄没能给她的兄长温暖,反倒是苏羽这个假冒皇子给了。

    如果可以的话,她很愿意真的和他在一起,不管是做兄妹还是夫妻,都可以。

    而今他要娶北望珠,心头莫名的不舒服,像是最喜欢的东西被人抢走。

    本是兴高采烈的她,兴致也低落了几分。

    仿佛看出她所想,无痕皇者默默叹口气:“好了,该去太凌殿了,北望小郡主快到承德儿童癫痫病好治吗了。”

    苏羽面对镜子,心中长叹,他一直在寻找机会逃跑,但东方夏盯得太紧。

    而今被逼到这一步!

    迈动有些艰难的步子,苏羽在如尘公主、无痕皇者以及大批宫女的陪伴下,来到太凌殿。

    东方夏精神抖擞,早已红光满面的高居在首席之位。

    殿外是堪堪被北信一脉族人送来的北望珠,一身锦绣辉煌的凤袍,大气华贵,剪裁得体,将北望珠苗条的身姿勾勒得淋漓尽致。

    一张大红盖头,将那清秀美丽的容颜深深遮住,只等洞房时,苏羽来掀开。

    “吉时已到,大礼开始!新娘新郎敬拜陛下。”

    两人联袂入内,一个英俊潇洒,一个玲珑有致,宛如金童玉女般,分外般配。

    从旁观望的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和五皇子以及如尘公主,眼神不一。

    最为难看的是大皇子,明明内心恨得咬牙切齿,却偏偏要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

    他眼睁睁盯着两人走过他身前,来到东方夏面前,由北望珠奉上一杯孝茶。

    东方夏含笑接过,轻轻一抿,微笑道:“珠儿,今日起你就是皇室的人,来,这是父皇给你的喝茶钱。”

    他取出一只小口袋。

    红盖头掩映下,北望珠脸色一红:“谢谢父皇。”

    她接过,低头余光一扫,不由得花容色变。

    只见足足一百枚颜色深沉的神石,安安静静躺在一起。

    上品神石!

    按照兑换比例,足足是一百万神石。

    这份喝茶钱可丰厚无比啊!

    东方夏正准备再说什么,忽而眸光微凝,盯着北望珠身上的凤袍,目光徐徐眯下来:“你的凤袍有点意思啊。”

    大婚之上,东方夏忽然谈起儿媳的凤袍,这可不像是那么回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haabj.com  孝感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