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 正文内容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日串号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孝感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密码改了。”唐绵绵浅浅的笑着,尽管有些不太真诚。

    安义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觉得现在说什么都不好,便识相的闭了嘴。

    他识相,但不代表唐绵绵不追问。

    她有意无意的把玩着手机,状似无意的问道,“龙夜爵的密码,似乎好多都一样。”

    “额……好像是。”安义有种大汗淋漓的感觉。

    求电梯速度啊!!

    “那个数字好像是生日串号。”

    “……”他什么都不知道,求别打听了。

    安义几乎都要跪了。

    平日里觉得超快的电梯,这会好像故意为难他一样,贼慢。

    唐绵绵撇撇嘴,水眸里都是细碎的光,“最近龙夜爵心情太好,万一我要说不小心说了安特助的坏话,他会不会生气?”

    “太太……”安义欲哭无泪了。

    从没想过性格超好的唐绵绵,也会有这么威胁人的一天。

    可唐绵绵并没有同情他,反而半垂眸子很慵懒随性的说道,“当然,安特助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忍心说你坏话呢?我跟你多亲近啊,亲近得龙夜爵都知道呢。”

    “噗通……”

    安义双腿发软,俊脸一边抽搐,“是……生日串号。”

    “谁的?”她挑了一下精致的柳眉。

    气氛不对。

    龙夜爵开完会回来,便感觉到了。

    进办公室的时候,安义一副对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

    但唐绵绵却很安静,不像往日那般黏着他。

    想了想,他搁下了手中的文档,翘起双腿看着对面办公桌内的某人,薄唇缓缓勾起,“唐秘书。”

    闻言,唐绵绵抬起头来,公式化的口吻问道,“boss有事情要吩咐吗?”

    “帮我煮杯咖啡。”他双腿交叠在办公桌上,一派悠闲的样子。

    唐绵绵宠辱不惊的站起身来,直接去了吧台,有条不紊的给他煮着咖啡。

    内蒙古哪些医院可以治癫痫病;这让挑刺的某人心里疑惑更大了。

    换做是以前,小女人绝

    对要他喝酸奶,虽然喝得他想吐,但现在他却宁愿她给自己酸奶喝。

    看着她面无表情的煮着咖啡,一向心高气傲的oss,心中郁结了。

    但让他主动开口问,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他索性闭上眼睛假寐,等她主动开口。

    反正这女人心思都写在脸上,看懂太简单了。

    可这一次,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唐绵绵煮好了咖啡,按照他的喜好加了糖,便端了过来,端端正正的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清冷的声音随即响起,依旧是那公式化的口吻。

    就好像电话里机械般的关机女声一样,“boss,你的咖啡好了。”

    龙夜爵微微眯开凤眸,打量着她。

    唐绵绵却径直转身,打算回到办公桌前去,继续忙活自己的事情。

    龙夜爵迅速放下双腿,几步追了上去,将她连人带个的推了过去……

    几个大步,便推到了落地窗上。

    唐绵绵整个被他困在了他与落地窗之间,鼻息间由着他稍微浓重的呼吸声。

    “小绵羊,你是不是有心事?”他压低了嗓音开口,却透着无限的危险感。

    唐绵绵抬起淡然的眸子,在他的逼迫中微微一笑,淡然的眸子瞬间便变为明亮璀璨,“我哪里有那么多心事?不过是染染的离开,让我心里难过罢了。”

    只是因为这样?

    龙夜爵轻佻剑眉,想要看清她眼底的东西。

    可闪得太快,他根本就没看清楚。

    只能当做是她说的那样,“祁云墨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付染染的离开,反而能让他无所顾忌的大展拳脚。”

    唐绵绵撇撇嘴,显然不敢苟同,“她怀着孩子,一个人孤零零的离开去一个陌生之地,这太残忍了。”

    听她的抱怨,龙夜爵才觉得她是真的为这件事情而难过,便宠溺的亲了亲她的额头,叹息道,“祁云墨是那么想得不周到的人吗?吗?付染染不管去哪里,绝对会有人照顾的,放心好了。”

    “真的?”她将信将疑。

    龙夜爵慢里斯条的挑眉,语气有些邪魅,“不然你成年人癫痫病发作了是哪些原因导致的亲我一下,我再告诉你实情好了。”

    唐绵绵,“……”

    cdy的敲门声,适时的拯救了有些无退路的唐绵绵,“boss,跟厉先生的饭局到点了,车子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好。”

    尽管不悦,龙夜爵还是得放开她。

    但在放开之前,也不忘记吃几个豆腐。

    吻吻咬咬……顺便捏一捏……

    嗯,手感真好。

    心猿意马的某人,眼底泛着邪光。

    被他放开的时候,唐绵绵整个已经像是煮熟的鸭子一样,红通透了。

    她恼怒的掐了他一把,报复这家伙的嚣张。

    被掐的某人却扬长而去,“今晚让司机接你家,我晚点回来,不要等我。”

    绵绵模糊不清的哼了一声,算是答案了。

    竞标会近在咫尺,龙夜爵跟厉慕颢沟通得也勤密起来。

    唐绵绵理解他的工作,自然知道不适合爆发。

    但安义的话,犹在耳边。

    安义说,那的确是一个生日串号。

    是谁?她问。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好几个密码都是这个串号,所以一改,我还真有些不习惯。

    他答。

    好几个是吗?

    唐绵绵咬咬唇,看了一下办公桌后面的电子密码保险箱。

    不如试一试好了。

    反正他也走了。

    唐绵绵咬咬唇,走了过去,双目直勾勾的瞪着密码锁输入的地方,心里情绪听复杂的。

    她在心里反复的问自己。

    如果尝试出来,密码是那个呢?

    自己会怎么样?会怎么想?

    生气?恼怒?跟他大吵大闹?

    又或者安安静静,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就好像发现那照片一样,只惦记在心里就好?

 &nbs宜宾市专业癫痫医院p;  任何一个结果,都不太美好。

    手指颤巍巍的按了一个数字,却再没有按第二次的勇气……

    真相其实已经呼之欲出了,自己又何必这么自讨苦吃的去求证?

    下班铃响起,她回过神来,拿着桌上的包,折身打算离开。

    正关了灯,可她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喧嚣的响起。

    她的电话一般极少人打,出了付染染,就是龙夜爵,再或者安义……

    付染染已经离开江城市了,龙夜爵跟安义都去应酬了,显然这三人都没有时间给自己打电话。

    唯一,便可能是家里。

    唐绵绵着急的拿出手机,看着上面跳跃的字眼,果然是来自母亲的手机号。

    她疑惑的接起,“妈?”

    “唐绵绵!”唐达成愤怒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被这么一吼,唐绵绵有些怔然,“爸。”

    “你还好意思叫我爸?你的眼里从来就没把我当你爸爸一样尊敬过!”

    这么严重?

    唐达成的火气很重,这让唐绵绵心里忐忑起来,是什么原因,让父亲这么生气的?

    唐绵绵软了语调,小心翼翼的问道,“爸,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还没等唐达成回答,那边又响起了陈秋华的声音,“绵绵啊,你爸现在就在气头上,说什么都没用,你先到绿化路的美丽华酒店来。”

    绿化路,美丽华酒店?!

    那不是在江城市吗?

    怎么?

    唐绵绵想要多问一句,电话已经被掐断了。

    她怔怔的看着手机,心底一股浓浓的不安腾升起来。

    指甲泛白的拽紧手机,咬着下唇,想要给龙夜爵打个电话……

    可他现在正跟厉慕颢应酬,被打断肯定会影响这次竞标会的进度,更或者会给厉慕颢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竞标会迫在眉睫,势必不能出任何问题。

    可显然,现在不是好时机。

    犹豫了一下,她最终还是打算自己过去。

永州哪里羊羔疯治的好     如果真的之前的新闻被父母看到,那么现在龙夜爵去,肯定会被骂,更或者父亲会直接赶人。

    她先去圈合一下是最好不过了。

    事不迟疑,她急急忙忙的下楼,让司机载她去了绿化路的美丽华酒店。

    司机有些疑惑,但毕竟是大少奶奶,他不好说什么,只能顺从。

    美丽华酒店大堂内的而一个咖啡厅,唐绵绵急匆匆的赶到,便看到自己的父母,就真真切切的坐在那里。

    陈秋华正在安慰什么,唐达成面色阴沉,即使隔得远远地,也能感觉到那怒气。

    她有些不安的走了过去,还未开口,便见唐达成蹭的一下站起身子来,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

    痛得唐绵绵耳朵开始嗡嗡响了起来。

    陈秋华尖叫起来,“唐达成你这个疯子,你居然打绵绵,我跟你没完!”

    酒店经理急忙走了过来,担忧的问道,“小姐,请问需要帮助吗?”

    唐绵绵赶紧摇头,眼里有着委屈的泪水,但还是说道,“对不起,这是我爸爸,没关系的。”

    酒店经理一听是家事儿,就主动离开了。

    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

    陈秋华过来抱着女儿哽咽哭诉,“唐达成,就算是绵绵做错了事情,也由不得你这么对待,她已经成人了!”

    唐达成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金陈秋华的控诉,阴沉的脸带着戾气,是唐绵绵从没有过的陌生,“我们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教导你要做一个清清白白的人,可你呢?居然做这种下贱的事情!唐绵绵,你对得起你母亲的眼泪吗?”

    唐绵绵脑子还嗡嗡在响,脸颊已经开始麻痹起来,火辣辣的红肿紧绷感,眼里的湿气也在打转。

    她想要开口说话,但知道自己一开口,绝对会崩溃的哭出来。

    有什么比自己的父母误会打自己,更让人难过呢?

    她咬着唇不说话的样子,看在唐达成眼里就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火气再度被点燃,他抬手又要打过来。

    陈秋华这一下是气得一下子挡在了唐绵绵面前,双眼通红的对他吼道,“你要打是吧,那就打我,打死了我,我就不拦着你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haabj.com  孝感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