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高考 > 正文内容

恣意人生最新章节_ 第122章 我的天呐,好神奇!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孝感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杜国豪的马赢下一场排位赛那是相当轻松的,也就是成绩有点儿要商量的地方,跑的并不是很快,不是说马跑的不快,而是新骑手有点儿问题。〓※领域文〓※学www.l〓※ing③y〓※u.org〓※

    “哎!还是太年轻了!没有顾长河的沉稳”杜国豪望着自己的爱驹冲过了终点线,于是叹了一口气说道。

    “骑师是认识人家的孩子?”卢显城张口问了一句。

    虽说离的远了一些儿,但是卢显城这帮子人手上人手一个望远镜儿,别说是骑师的脸了为,就连脸上的小绒毛都能看的**不离十。

    杜国豪说道:“什么啊,就兴许你的马房弄个专业骑师,我们就只能在一旁干看着啊!这是我马房的骑师”。

    “哦!技术是有点儿,不过这心理可不怎么样,该提速的时候不提速,该超的时候不超,最主要的原因有点儿自我怀疑,赛场上的技术有点儿走形儿!不过我这边也不是非要有个专门骑师,不是刚开始怕马会的骑师水准不够么”卢显城一点儿也不客气的评价了杜国豪马房的骑师。

    这可不是老卢搬弄事非,赛马骑师这一行当听着没什么危险,但是从马背上摔下来挂了的,不知道谁是第一个,也不会以后就没有了。

    骑在普通马上还能摔死,更何况是赛马,要知道很多的赛马都是大公马,脾性可比一般人骑的马要爆多了,想驾驭这样的马,骑师的性格必须勇敢决断,做出一个判断的时候不论事后是对是错,在作决定的时刻一定要坚决,让你跨下的赛驹知道你的命令不容违背。

    马这个生物也挺有趣的,一般来说胆子小,但是它也能感受到骑在它身上的骑手们心理,是害怕的话,它就对你没有畏惧之心,甚至很可能还会耍你。甚至是无缘由的把你抛下马背,这玩意儿可不像是说这么好玩,一个不好那是要丢小命的。

    杜国豪哪里会看不出来,对着卢显城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知道。不过这孩子家里也挺苦的”。

    朱子华说道:“挺苦这东西也不是把他送上骑师的理由啊!我玩意儿没本事吃这碗饭,那是要命的啊”。

    杜国豪也不说话,就是望着下面赛道上小跑的赛驹微微的晃着脑袋。

    卢显城和朱子华都知道大家不用多说什么,这东西杜国豪自己自有决断。

&nbs绍兴羊羔疯如何才能治疗p;   排位赛没公开赛这么大的场面,就算是夺的冠军。也没什么花毯拉头马之类的活动,基本上是上一场比赛结束,下一拨的马就会进亮相圈,然后上赛道,所有的比赛流程也就展开了。

    跟乡下办红白喜事的流水席似的。

    这一场分组赛是3200M的大长途比赛,参加的马也不少,有十五匹马,而皮里阳秋的闸号也不错,几乎就在正中央,六号闸口。

    看到了皮里阳秋这么一亮相。杜国豪和朱子华就不由的有点儿奇怪了。

    “你这马是一直放在了草料房里喂大的吧,整个混了这么样一个身材,还能跑么!”杜国豪瞅着穿着卢显城马房彩衣的顾长河进入了赛道,开始作准备活动不由的就对着老卢问道。

    卢显城回道:“这体形已经是不错的了,你还没见她在牧场养着时候的样子,那长相高仁第一眼就说自己看到了一头大肥猪!”。

    “一看到这体形,我顿时就放心了半!”朱子华说完了之后,想了下对着卢显城又问道:“我这想法没错吧!”。

    “一般情况下来说没错,不过它要是愿意跑,那就真的难说了!前面我说了。论起体格它真的很棒,就是一个懒字,制约了它的成绩”卢显城望着在赛道上练习都跑的吊儿啷当的皮里阳秋,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看比赛。看比赛!”朱子华看着一匹匹的赛驹已经做好了准备活动,依着号码开始进入了闸门。

    不得不说高仁的棍子使的很棒,皮里阳秋一站到了闸门口都不用别人使劲儿,一溜烟就钻进了闸里,几乎就没怎么停顿。

    上面的仨人注视着皮里阳秋,而现在正蹲在皮里阳秋背上的顾长河今天的感觉可不太好。因为刚才在亮相圈的时候,皮里阳秋就对另外三四匹赛马,表现出了‘超友谊’的一面,老是想往人家的跟前凑。

    原本顾长河以为这些都是母马,可是视线往人家这马下身这么一瞄,发现人家可是纯爷们!都是带着把儿的。

    纯爷们的马怎么可能喜欢陌生的马往自己的屁股上嗅来嗅去的,皮里阳秋的动作顿时就让这几匹马‘恼火’万分,一甩头张口就咬,然后轮起了两只大前蹄就往皮里阳秋的身上招呼。

    皮里阳秋到是没什么脾气,每一次都是立刻转头就闪到了一边走,顾长河和工作人员一两次之后就习惯了,好在人家那边几匹马的骑师和工作人员都挺给力的拉住了马。河北去哪家医院治疗能好>
    一进了闸里,顾长河明显的感觉到了皮里阳秋时不时的高抬着头,视线向着自己两边搜索,等着那几匹马进闸的时候,还欢快的刨了刨地面,甩了下头打了两个响鼻,然后抬着大脑袋在闸门上嗅来嗅去的。

    顾长河觉得今天的皮里阳秋很不错,居然还有点儿要跑的意思了!至少没有一进闸就把自己的胖肚子靠在了闸墙上。要知道,墙和马肚子之间,还隔着顾长河的小脚丫子呢,它这么一靠,顾长河的脚就不得不抬起来,这动作可不是让人感觉这么舒服的。

    习惯性的看到了旗手上了升降机,顾长河放下了护目镜,两只手握紧了缰绳,然后轻轻的用手指勾卷着马脖子上的鬣毛,一圈一圈的打着卷儿舒缓自己的心情,等着闸门打开的那一刻。

    刚放下护目镜,还没有打到五个卷儿呢,面前的闸门就啪的一声打开了。

    顾长河这边也没有犹豫,立刻用自己的靴子后跟在皮里阳秋的肚子上来了一下子,虽说没有马刺,但是无数次马刺的苦头在皮里阳秋心上烙下的印记产生了作用,这货知道,要是不出去。下面还有一脚等着自己呢,于是乎伸着脑袋溜出了闸门。

    为什么说溜呢,因为别的马都蹿了出来,这货出闸的时候还有时间向自己的两边张望了一下。

    顾长河这边正准备再给皮里阳秋一下子呢。谁知道身体突的向后一坠差一点儿从马背上掉下去,还好顾长河的反应很快,精神也还算集中,立刻稳住了身形。同时感觉到了跨下这匹‘胖马’像是要飞起来一样。

    “就这样!就这样!”

    皮里阳秋的速度一下子让顾长河想起了自己在刨皮刀背上的感觉,那种风驰电骋的如同一道闪电。让顾长河整个人的心都跟着飞了起来。

    “靠!你这马”。

    一看皮里阳秋这表现,朱子华直接就快骂娘了,这速度还说不是来把大长途变一家之立的节奏!

    杜国豪也是这想法啊,看到了皮里阳秋懒洋洋的出了闸,然后嗖一的声就奔到了整个队伍的最前面。

    两人侧着脑袋一转,看到了卢显城这边眼前挡着望远镜,嘴巴张成了一个O字,也是非常吃惊的样子。

    两人一转头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马奔到了领头的三号马的旁边,就不再加速了。而是和这匹马保持着大约一个马头的距离,就这么贴着人家大约三四米的距离跑。
癫痫的中药疗法
    像块狗皮膏药似的。

    转瞬之间马已经过了南面直道,转入了西面的弯道,而在这个时候原本在中游的九号马越来越快,很快的就占据了整个队伍的领头位置。

    这个时候皮里阳秋还是老样子,依然在老二的位置上紧紧的跟着九号马,距离依然还是一个马头的位置,这个距离就像是铁打了一样,没有丝毫减少,也有没有一丢丢的扩大。

    看样子这货准备不论是谁当老大。自己都要老二的位置。

    不过这个时候,场上的主角并不是皮里阳秋,而是领头的九号马,只见这匹马不断的加速。要知道这可是三千二百米的比赛,现在可才刚过了一千米,这个时候这么快的加速狂奔那这技术安排不是傻蛋就是这马超~超级牛逼,光是一个超字都不够形容的。

    九号马还在飞奔,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与第二梯队的马距离也是拉的越来越大。整个十几匹马中唯一能的上的就是皮里阳秋,而且距离依然保持了一个马头的距离,牛逼的还是不多不少一个整马头。

    整个跑了一千五百米的距离,9号马和皮里阳秋这边已经超越了后面的马大约十四个马身的距离。

    这家伙有点儿夸张了!这感觉就像是看《一代骄马》中秘书处在贝尔蒙特锦标的表演一样,只不过一骑绝尘的不是一匹‘孤独’的大红秘书处,而是两匹几乎就是并驾齐躯的赛马。

    就算是这样,两匹马和第三位置的马距离仍然越来越大,到了直道还有最后六百米距离的时候,整个两马距第三名已经拥了接近二十五个马位!

    不得不说,一场排位赛弄成了这效果,真是特娘的太疯狂了!

    就在这个时候,皮里阳秋已经开始显示出了疲态,而顾长河也感觉到了自己跨下的马开始急速的喘着气。

    可是领头的马丝毫无见任何的停歇,仍就向着终点飞奔而去。

    顾长河现在已经是目瞪口呆了,作为一个骑师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的马,即使是被人称之为‘大红’的刨皮刀在全力冲刺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快的速度,要知道刨皮刀可是一匹速度见长的短途马,快的就像是人类的百米飞人似的。

    很快的顾长河就开始安抚起了跨下的皮里阳秋起来,第一次!从顾长河见到了皮里阳秋开始,第一次觉得这家伙充满了想跟上别的马的意思,它想跟上前面的那一匹9号马,但是现在它已经无法完治癫痫好的医院成这个想法了,它的步伐已经表示没有任何的可能性,让它还能和前马保持一个马头的距离,而且决快将会被拉的越来越大。

    顾长河一清醒过来就开始试着安慰皮里阳秋并且把它的速度控制下来,要知道再这么跑下去,皮里阳秋的小命儿都可能不保!

    9号马仍然在加速着!像是一道闪电一样,迈着四蹄继续狂奔,所有到了现场的观众大家的眼中都已经看不到了其它的马,而是傻傻的盯着一骑绝尘的9号马。

    “****!”朱子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话不是夸奖,而是知道这一匹马为什么跑的这么快了,就目前的表现还有状态,这匹马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断定,喂了兴奋剂了。

    这马已经跑的开始嘴边儿泛沫了,还在在不停的加速中,而且连马背上坐着的骑师想控制马匹都有点儿控制不下来了,甚至现在朱子华都能看到骑师白的如同白纸一样的脸。

    几乎在一瞬间,冲过了终点线之后,又狂奔了两百米之后9号马后蹄一蹬空,身体立刻坠到了赛道的草地上,依着惯性的作用,整个赛马的身体在草道上犁下了长达大约三十米的印记。

    而在鬼门关上绕了一圈的骑师很幸运,抱着一条腿还能衰号,证明至少命保住了。因为马是后蹄蹬空,如果要是前蹄踏空栽下来,以这样的速度他几乎就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要知道3200M这货用用了3:02:45,这成绩是个数字大家或许没这么多感触,但是就在刚结束的小鬼子的天皇赏,GI级别的大赛,同样的3200M,冠军马的完成时间是3:15:3。一下子提高了十三秒,如果是真的话新的世界纪录诞生了。

    “我的天呐,好神奇!”卢显城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觉得这作弊也作的太扯淡了一些儿,兴奋剂这么喂法,就算是别人都是瞎子看不出来,但是一场比赛耗一匹纯血马,这手笔也真的要命的啊。

    而且不是好马就算是喂了兴奋齐也跑不出这成绩来!这样的马一匹就算是老外跟你再亲,怎么说也在二百多万往上走,一瞬间老卢觉得玩什么跑车,炫什么手袋皮包的都弱爆到了佬佬家了,人家这手笔玩的,那才叫真正的炫富,三分钟扔掉上百万打水漂玩。

    这样的人才叫真牛逼,不解释啊!(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手机地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haabj.com  孝感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