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奥 > 正文内容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正文 正文_第1308章 这都是宿命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孝感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在庄慧荣的眼中,魏鹏自然比女儿重要一些,毕竟从传统的传宗接代的角度,魏鹏能做的事,是魏芸无法替代的。

    可是身为母亲,自然不想任何一个孩子受苦,庄慧荣眼睛红红的:“我们不要天狼帮了,就过普通人的日子不好吗?省得孩子也跟着吃苦!”

    “这一辈子都不要再想了!”魏天浪叹道:“除了死,我们的孩子都逃不出天狼帮,这是他们的宿命!”

    庄慧荣不由泪如雨下,她走出门去,拿出电话,拨通了那个早就烂熟于心的号码:“喂……”

    魏芸没有开车子,她只是一个人顺着无锡的长街走到了湖边,波光粼粼的湖水带给她不一样的感受,她的脑子始终都是一片空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找到父亲,问问他母亲是否还活着,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问问他在他心目当中,她和天狼帮到底哪个更重要?

    可是这些,她又不知道该怎么问,该到哪里去找那个父亲。

    魏芸漫无目的地走着,身后跟来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大小姐有些不大正常,除了默默地跟着,他们帮不上什么忙。

    来到湖边,看着那干净清澈的水波,魏芸开始笑,流着眼泪笑,无论如何,她都感谢苏铭,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相对于被欺骗的感觉,她依然愿意重新拥有父母,只有那样,她才会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上,她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她就这样又哭又笑,直到电话铃声响起。

    “喂!”

    听着电话那头那熟悉而沙哑的嗓音,魏芸的泪水又一次象小河一样流淌开来:“妈……”她依然感谢上苍,让她还有机会叫这个世界上最亲的称呼。

    庄慧荣也是泪水哗哗流:“芸芸,想死妈妈了!”

    “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在哪里?”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我们在农村住,具体的地址我也不知道!”庄慧荣抹着眼泪:“你爸说有人要害我们,就让我躲到了这里,还说不能跟你联系,怕你担心,而我们还出不去!”

    怕她担心?魏芸一声冷笑:“妈,你别听他的了!在他的眼中,除了天狼帮,我什么都不是!”

    魏芸的话,让庄慧荣十分难受:“芸芸,别这么说,你爸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才这样的!当时天狼帮内部分裂严重,那些人都跟了程德义去了,如果我们俩人不想这个办法脱身,恐怕真的要死在程德义和李晓红手里了!妈也知道这段时间苦了你了,对不起芸芸!”

    几句话,把魏芸说得再次泪流满面,无论如何,这都是她的父母,纵然有天大的委屈,她也必须承受。

    “妈,你问问爸地址,我去接你们!”魏芸道:“不管天狼帮遇到了多大的困难,逃避永远不是办法,爸的想法是错的!”

    庄慧荣沉默了下来,良久才道:“芸芸,其实,要不是我说劝你,你爸还是还是不让我跟你通电话的……”

    魏芸的心猛地被扎了一下:“所以呢?”

    “芸芸你记住,妈永远是那个不想让你受到伤害的人,我想保护你……”庄慧荣哽咽道:“不要强迫自己做不喜欢做的事,但是,也不能只为了喜欢,就毫无原则地去迁就。你跟段飞不合适,他的爱是残缺的,无论如何都配不上你!”

    魏芸擦了擦眼睛:“妈,我懂。你到我身边来吧,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别无所求!”

    庄慧荣叹了口气:“你爸不会同意的!”

    那边的声音断了,魏芸心里一惊,急切地问道:“妈!妈你还在吗?”

    “芸芸!”

    魏天浪的声音,带着慈爱又带着严厉:“如果你想我和你妈妈好好地活着,就答应苏铭,把他的产业给签下来!”

    “我不同意!”魏芸淡淡地道宜宾市癫痫病医院:“我也无所谓你是死是活,只要把我妈还给我就行了!”

    魏天浪冷笑一声:“可能吗?在天狼帮壮大之前,只要我们一出现,肯定会被人害死,你让你妈妈出去,就是不想让她活了!”

    魏芸哼了一声:“我知道。想要你们命的人,都是你最亲爱的兄弟不是吗?我真不明白,拿妈妈的生命和我的幸福去换你的所谓事业,你又有什么脸面去享受?”

    “我的事,不用你管!”魏天浪沉下脸来:“快去吧,晚了,苏铭的产业落入他人之手,你就是想补救都没有机会了!”

    电话那头,传来冰冷的嘟嘟声,魏芸的心情和这声音一样,一片空白,毫无内容。

    她知道,自己已经错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之前做的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是在为父亲帮忙,包括弟弟魏鹏。她确信魏鹏当初是知道父亲活着的消息的,而庞叔的背后,定然是父亲的指挥。

    想到这里,魏芸无奈地笑出声来,讽刺,太讽刺了!

    甩手不干已经不现实了,她现在要救的,是一直守在父亲身边的傻傻的母亲,而此时此刻除了段飞,恐怕没有人能够帮忙了。

    而此时的段飞,正在红妆里静看苏家和天堂的争斗,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可表演起来还是会有些损毁。段飞戴着大黑墨镜,看着电脑上双方你来我往的争夺,有些无聊:“没点好玩的看嘛?”

    一旁的小酒看了看身边的弃儿和灵儿,又冲段飞努了努嘴。

    弃儿的脸蛋“刷”得红了:“段爷,要不然,我……”

    “你什么?添乱!”段飞训道:“这家伙是好人吗?人家一个眼神你就扑过来,怎么那么没原则啊?”

    本来就羞涩万分的弃儿这下脸更红了,声音象蚊子哼哼:“对不起段爷,我就是想小姐现在伺候不了你,我跟灵儿……没听他的!”

    “怎么没听?刚才他冲你使眼色我就看见了!”段飞转过脸冲着小酒:“别以为老子戴着墨镜就瞎了,重庆癫痫医院有哪些治疗方法我不知道什么好玩啊?你好好盯着啊,差不多行了,不然以后复原起来也麻烦!”

    说着站起来,一手一个把弃儿和灵儿搂在怀里:“走吧,咱一起玩去!”

    坏蛋,装了半天还不是要那个……弃儿和灵儿互相使了个眼色,突然一人一边挠起了段飞的痒痒:“你太坏了,我们说的好玩是这个!”

    段飞猝不及防,被两个丫头的小手挠得浑身发抖,一边笑一边把她俩抱住,一手夹住一个走进屋里:“小坏蛋,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好玩!”

    小酒跟众位兄弟见段飞他们离开,都笑滋滋的,为了在兄弟们面前正正形象,小酒尽量让自己的脸色正过来:“喂,你们好好看看,老大的艳福不浅是从哪里来的?人家一个也能用,两个也能干,你们行么?”

    其中一个小兄弟厚着脸皮笑:“那么漂亮的女人,两个我也行!”

    小酒白了他一眼:“你说的?”

    这话竟然是问号?小兄弟赶紧闭了嘴,生怕自己说错了话,再引起自抽之类的麻烦可就不合算了。

    “改天老子弄两个漂亮的给你,你要是干不来,我就捏碎了你的蛋,怎么样?”小酒淡淡地道。

    别说真捏了,就是听听都让人蛋疼,小兄弟慌忙摆手:“不要不要,我还是保蛋要紧!”

    “哈哈哈!”

    他的话,引起周围的一片哄笑,纵观多次清剿的经历,还就是这次比较轻松。

    而段飞跟两个女孩子则开始了翻云覆雨,不到十来分钟,里面就传出了告饶声:“段爷,饶命呀!”

    “段爷,我服了,这个才叫好玩,您说得对!哎哟……”

    “啊……段爷你慢点……啊!”

    已经发动起来的段飞哪里还有慢下来的频率?把两个人都捧到了云端,久久徜徉无法回落。
<小儿癫痫治愈需要多久br>     在把弃儿和灵儿都搞得软得一滩水之后,段飞终于泄了出来,整个人神轻气爽,满足地半卧在床上:“你们这两个小逗比,早就准备好了吧?”

    把衣服脱了以后段飞才发现,这俩人穿了同款同色的内内,加上身材也差不多,躺在床上简直就是灿烂的双生花。

    弃儿羞红了脸:“都是灵儿啦,她知道你要来,让我换上的……”

    一直在旁边没有开口的灵儿瞪她一眼:“再乱说,下次不叫你!”

    “不叫她,你一个人吃得消吗?”段飞笑了起来,这灵儿总是一副不爱表达的样子,实际上,她对他还真用上了不少心思。

    电话响。

    段飞拿起来,魏芸两个字,让他的心不由一软。这个倔强的丫头,终于给他来电话了,要知道他等她的召唤,已经等得心疼了。

    “芸芸!”

    段飞的声音,一如从前温柔多情,使魏芸那坚硬的心不由颤抖起来,她极力让自己不落下泪来:“我想让你,帮我做件事!”

    “说!”

    “我妈妈没有死,她被我爸软禁在某个地方,我想救她出来!”魏芸急切地道:“段飞,这辈子我只求你这一件事了,现在没有人能帮我,请你务必帮忙!”

    段飞叹了口气,他本以为,这一次她会回到他身边,可听这句话,应该还是不能。魏芸跟他之前似乎有一条鸿沟,而不知道那道沟里到底有什么,使两个人无法逾越:“放心吧,我马上办!”

    “等等!”魏芸叹道:“这事要秘密进行,如果我爸知道的话,会对她不利的!”要她如何说出口呢,有这样的父亲,实在不给自己长脸。而她对段飞,对苏雯,更有了一丝内疚,当初一心给父母报仇,把苏雯伤得那么重,现在倒好,她父母健在,而苏雯倒是白白地受了那次伤。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haabj.com  孝感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